August阿芸

呀!没想到还会有人看我的空间啊ε٩(๑> ₃ <)۶ з
喜欢特摄,喜欢花家医生和poppy小姐姐ε٩(๑> ₃ <)۶ з
在下是个写手?还是个画手?ε٩(๑> ₃ <)۶ з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开心就好ε٩(๑> ₃ <)۶ з
嘿嘿,不嫌弃的话点个关注吧?ε٩(๑> ₃ <)۶ з

emmmmmmmm......我觉得这个题目有点炸........啊啊啊QUQ

花花花花花......花家大我我老婆!不许抢嗯......不许抢QUQ

【九十年】番外

改了一些细节(⁄ ⁄•⁄ω⁄•⁄ ⁄)
最后......emmmmmmm滑板【车】应该......不会翻吧?
花家大我做了无数的梦。
就像是受到了诅咒,很少做梦的花家大我做了无数有关于Sacrifice死去的梦。
奄奄一息的bugster微微睁着双目,满目的绝望和委屈仿佛控诉着自己对他五年来的压榨和欺压。然后再一次的,花家大我无能为力的看着Sacrifice又一次消逝在自己面前。黑红色的数据块伴随着Game Over的冰冷的电子声音不复存在。
“你有良心吗?花家大我?”bugster颤抖着,带着绝望的音色留给他最后一句话。
自己有良心吗?花家大我一次又一次问着自己。于是在内心深处某个地方因失去而疼痛跳着的时候,他终于承认了。花家大我是有良心的,只不过因为自己对bugster的仇恨而单单的对Sacrifice埋藏在内心深处罢了。
所以,内心深处的疼痛是对那个bugster的歉意,是对他的忏悔,是对他的怀念,是对他的感谢......
是对他消逝时自己才顿时醒悟的责备。
他以为他会释怀,Sacrifice的死会让他活得自在痛快一点。但是当他习惯性地,回到家下意识的去寻找熟悉的身影却找不到一丝bugster存在过的痕迹,出门时习惯性的嘱咐“花家五祭记得擦地。”无人的回应,每次熬夜的时候再也闻不到舒心的咖啡味道时,他感到不小的失落。而后他反应过来:[花家大我,别逗了,那个bugster早就死了。别再自欺欺人了,承认你对他的感情吧。]
所以非要等到失去才肯珍惜吗?
都说士为知己者死,那么花家五祭的死,是为了谁呢?花家大我心里自是清楚的。
微弱而卑微的感情在不经意间被放大成巨大的疼痛,竟是这般清晰。内心深处便定是在看不见的地方蜷缩了起来。最后与花家五祭的血色瞳孔一起定格在了花家大我的记忆里。
再一次醒来,身边没有人,花家大我打开灯,翻开看了一半的医学书,打算看一晚上。
自从花家五祭消逝之后,花家大我的地下黑医身份依旧做的坦坦荡荡,甚至有种【老子不赚十亿日元就把医学界炸了的思想】“哦不不不不别闹了开什么玩笑?你知道再这样下去你会怎么样吗??”天才少女N一脸嫌弃的用手被拍了拍花家大我的肩膀。“反正又不会有人在我,所以不管我干什么也不会被怎样吧...”花家大我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但花家医生还是听从了西马小姐的建议,生活作息慢慢回到正轨。
工作还是要做的,bugster还是要除掉的。但他偶尔会给自己放个假,拉着西马妮可去公园走走,或者是和宝生好好的打一局游戏,甚至一向冷淡无常的花家大我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去福利院看望儿童......
这才不是自甘堕落。
这只是花家大我抱着一丝侥幸的妄想。如果花家五祭的数据还能回来,那么看到这样的我他会不会原谅我。
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花家五祭是会回来,可是那份感情,早已随着最后的终结技粉碎了。
花家大我无意识的开始模仿花家五祭的一举一动,抱起bugster领养的猫,学着花家五祭的动作慢慢的挠了挠猫咪的下巴。不得不说猫毛是种很治愈的东西,在乖巧的猫蹭了蹭自己的手后花家大我沉迷上了猫这种生物。但是他终究不是花家五祭,花家大我慢慢习惯的是每天在给猫喂食的时候蹲在旁边细细的观察。
猫随主子,这话的确不假。猫在看了看花家大我,又看了看自己的猫粮,慢慢的抬起小小的爪子将食盆推向花家大我。“我可不是猫啊......”花家大我揉了揉猫咪的脑袋,将食盆推回猫的前方。猫在歪了歪头之后默默低头啃起了猫粮。花家大我在蹲的觉得脚麻了之后才起身离开。
花家大我也学会了在中午的时候好好的休息,他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把帘子拉上,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事慢慢入睡。然后在两个小时之后准时起床。然后在随意的一天之中的下午找个时间把满地的猫毛扫一扫,把垃圾倒掉,把房间收拾一下,甚至比bugster在时收拾的都要认真。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又像一切都在不断的改变。
于是等到一切都处理完之后,他会在吃完晚饭之后坐在椅子上抱起猫继续撸。于是在猫终于受不了花家医生的蹂躏之后扯着嗓子喵喵叫着跑向西马妮可之后花家大我悄悄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愣神。而bugster的房门从他离开的那一刻从未被打开,不知是否已经落了灰。
然而这样的生活持续不到还半个月,就被西马妮可吐槽到自己活像个退了修的老头子。“噗,这样的生活不是你提出来的吗?西马小姐?”花家大我反唇相讥。
好像现在所度过的一切都是只属于他和花家五祭告别的仪式一样,用一种平淡和现实告别往日的记忆......
和快乐。
星河浩瀚,而花家五祭或许像繁星一样到了他无法触及的地方。
没有为什么,如果非要说。
因为他是花家五祭。
在又过了半个月之后,花家大我努力的逼迫着自己忘掉花家五祭,强迫自己回到没有那个bugster时的孤单。
他做到了,在过了半个月之后他送走了最后一份与花家五祭的记忆。
像是合上了一本陈年的日记。
花家大我知道,那本日记,他仍对里面的内容心知肚明。
没有翻开,是因为他不敢看。他害怕自己内心的自责会更深。
害怕自己会掉进悔恨的深渊,然后从此再也上不来了。
他在整理花家五祭的遗物时翻到了一本笔记本,他下定决心般的挑开封面,映入眼帘的是用胶带完完整整的贴在白色纸上的,花家五祭和自己的照片。花家五祭对着镜头笑得灿烂,与身旁满脸嫌弃的自己格格不入。
花家大我忽然很难过,不是对bugster的怜悯,而是一种不知名的感情推动着,将往事和bugster最后留给他的那些苦涩的记忆都涌入了花家大我的心房。他往后翻,看到的都是花家五祭的日常点滴,里面一点难过的情感都没有透露出来,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事能将他变得软弱。
可越是这样,花家大我的内心越发自责。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花家五祭会是这样的让人心疼,他放下手中的日记。在不知过了多久后,蹲在地上,无端而来的难过化成泪水从指缝间挤出,他在无声的哭泣,又像是在软弱的发泄。
花家大我怎么了。
花家大我被笔记本的火红色灼伤了心脏。
就像是走马灯一般,他看到了花家五祭所有的记忆。从花家五祭自己体内分裂出来时自己对他的冷眼相待;再到花家五祭为了留在他身旁而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直到最后,他亲自感受到来自于花家五祭,那个从自己体内分裂出来的bugster的,最后的感情。
是痛苦的,绝望的,怨恨的......以及无奈的。
那个可怜的bugster明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类,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花家大我却在Sacrifice在黑暗中苦苦挣扎只为能留在他身旁的时候......
再一次将他打回绝望的深渊。
在那之后他又做了一个梦,当他再一次见到花家五祭的时候,有着好看的银白色长发bugster却站在檀黎斗的身旁。红色瞳孔还在,只不过白色的瞳孔变成了漆黑。看上去很吓人。
自己对着他如同怒吼般的咆哮,问他为什么会放弃自己的良知,而bugster往前化成数据飘到自己面前,笑笑,对他说道:“别那么惊讶嘛?花家医生,说得好像你有良知一样。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Sacrifice,我回来报仇了,花家大我。”
于是梦再一次醒了,花家大我猛地坐起身来,额头上满是汗水,顺着脸颊旁的泪水拧成一股,流了到锁骨。
内心是火烧火燎被灼蚀的痛,花家大我的双手颤抖着抓住了自己靠近心脏部位的衣物。
“醒了?”花家五祭看着身边坐起身来的花家大我,微微抬起身子抱了抱花家大我,刚想起身又被按了回去。“让我抱一会......”“又做梦了?”“啊......是啊。”“嘛......抱得太紧了。我快要game over了。”bugster拍了拍他的肩膀。
花家大我的泪水却无法停止,他的双手用力的掐着bugster的肩膀。“你在怕什么,花家大我。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完好无损的在你身旁啊。”bugster努力的平息着自己和花家大我的情绪。
他们是一体的,他可以感受到花家大我的情绪。那是如潮水般的难过和绝望,让bugster也措不及防。花家大我喘息着,放开了bugster的肩膀。“那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怎么样?”“.......”
梦归梦,苦难总是会过去的。
@吃瘪剛的咸鱼花z
二花啊,我们要笑看人生😭💕🌸
辣鸡中考毁我青春啊😭💔💔

日常开坑

【ex-aid】他/她给予你的希望
#哈......日常开坑
#可能会有ooc
#为了补偿十一没有通过审核的晋江...
#bl/gl 不喜勿进
暂定人物:宝生永梦,镜飞彩,花家大我,九条贵利矢,poppy,西马妮可#emmmmmm我不介意百合,檀黎斗,帕拉德
好了啥也别说了你不论男女永远是在下面那个。
#今天太晚了明天要上课了私心只写了大我爸爸QAQ,对不起QAQ
花家大我:
当年,他是有名的放射科天才医生。你不过是他所负责的一名普通的患者,而且还是在病入膏肓的情况下入院的。你不肯配合治疗,因为你认为自己的病症已经无可救药,再加上父母早期双双去世,你忽然对这个世界失去了信任和活下去的希望。
“不是所有病入膏肓的病人都会迎来死亡的,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来治疗你的!请不要放弃!”花家大我是这样跟你说的。好像是坠入黑暗时的光明,你顺着光芒就这样抓住了花家大我冲你伸过来的手,重整心态积极配合治疗。在治疗期间,他每天都会过来,而你的同事偶尔会来看望你,你接过女同事送来的御札温柔的笑笑,回头看到花家大我站在门口冲着你微笑。“大我桑,进来啊?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事,佐桦小姐。”于是花家大我温柔的微笑和女同事的脸红下,迎来了了一天的探望时间的结束。“哇......你男朋友不错诶!怎么找的?!我不介意的!别这样看我啊!”佐桦小姐临走之前大方的笑笑。“不不不......不是男朋友的。”你慌忙解释,“他是我的主治医!你看!”你举起手提起花家大我胸口的塑料卡套,里面放着的是他的医疗资格证。“哇......好厉害!才20出头就是放射科的天才医生啊!好羡慕你啊......不过时间不早了,我的男朋友在楼下等我了,辉夜君,要早点好起来哦!”她朝你招手,离开了病房。“再见,佐桦小姐,一路顺风。”“最近感觉怎么样?”花家大我在女同事离开后将放在你床头柜上的病历本拿起,看了看你愣神的脸。“怎么了?在想什么?”“如果我的病......”“不要瞎想!”他拿修长的食指截了截你的额头,“近期回复不错的话下个月就可以接受手术了,如果成功的话可以根治!”“真的吗......?谢谢你,花家医生。”“拼尽全力去拯救每个患者,是我们医生的本职啊。”花家大我冲你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谢谢......”
手术那天,花家大我陪你进了手术室,他在你闭上眼睛的最后一秒握着你的手,“我会拼尽全力,请一定不要放弃!”
你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当然,如果我能战胜疾病,找个时间一起出来聊聊天吧。”“好啊,那你可别毁约啊。”他再次露出了熟悉的微笑,眉眼间全是如水般的温柔。
然后真的如他所说,你的病情飞速好转,医生妙手回春,真的不假。
可他却像人间消失了一般,你找不到他了。后来听别人说,他辞职了。因为他没能拯救以为患者的性命。
“谢谢......”在出院的那一天,你拉着行李走到他原来的诊室。“我的病好了,你的人呢?”
你也辞去了工作,你认为这种拼命的白领工作并不适合你。你花了近一半的积蓄在离cr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甜点店,生意还不错。
不只是过了几个月,你在帮忙整理餐具的时候在角落看到了熟悉的人。他冲你笑笑,两鬓的发色变得雪白。“你......?”你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嘛......听说街角开了一家不错的咖啡厅,叫辉夜咖啡厅。想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他顿了顿,举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我曾经是一名医生,他是我的患者。在他进手术室的那天我们交换了承诺,他兑现了,而我没有......”花家大我起身,招呼服务员过来,“听说你们这里有一种咖啡,叫做风信子对吗?”服务员点点头。“那我加点一杯,给我对面的这位先生。”他将一张纸比推向服务员。
“啊......”你看着刚端上来的咖啡,苦笑“我不想喝咖啡。”“那么这份道歉呢?辉夜先生会不会也拒之门外呢。”花家大我垂下眸子,你看不到他的眼睛。“我接受。”你拉了拉花家大我的黄色披肩“呐,介不介意以后养一个会做甜点会泡咖啡的人啊?”“乐意至极。”他握住你的手,手心的温度温暖着你的人生,照亮了你昏暗的心房。
好的我又开始作死了😂 @吃瘪剛的咸鱼花z

到啦QAQ
不惧危险顶着大雨拿快递😋🌸
......结果现在鞋里全是水🌚

勾线简直是我的噩梦🙄
@吃瘪剛的咸鱼花z
抱歉很多次艾特太太,打扰了,之后不会再那么烦人了......😅

emmmmmmmm再想了想之后决定冷静一下......毕竟弃坑这种话说出来或多或少对让一些看我文的读者心寒......
但是我的文笔很差,你们愿意追也是我的荣幸.....
谢谢你们的支持,嗯,就是这样。
不要脸就不要脸吧,为了为数不多的读者我还是要把坑都填完,好好做好本分的吧......
@吃瘪剛的咸鱼花z 勾线差不多了,等到上色一定会爆炸的。🌚

原话,可能有退圈的想法。
想清楚的时候会说明。
不需要心灵鸡汤和安慰更不需要.....嘛算了反正也不会有人看的。
嗯,就是这样。
反正我这样的人也不会被需要。

虽然是磨了三天画的人设但......
但是应该......画崩了QUQ @吃瘪剛的咸鱼花z
果咩QUQ
还没上色勾线,但是之后应该会......好一点QAQ

抱歉(;´༎ຶ㉨༎ຶ`)刚才手残把西马妮可的tag打成了马西妮可的tag了(;´༎ຶ㉨༎ຶ`)
果咩果咩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