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阿芸

嘿!你好啊!(๑•́ω•̀๑)
我是阿芸!(。・ω・。)ノ♡
喜欢假面骑士和各位小医生!(๑•́ω•̀๑)
最爱的是花家大我!(⁄ ⁄•⁄ω⁄•⁄ ⁄)
爱豆只有一个是松本享恭!😭❤️
是个写手还是画手自己也不清楚呢。゚(゚´Д`゚)゚。
什么cp都吃(。・ω・。)ノ♡
偶尔会产量٩(๑❛㉨❛๑)۶
是晋江《九十年》的作者(ര̀㉨ ര́)و ̑̑༉
说了那么多......(๑ó﹏ò๑)
总之不是太太啦......ヽ(●゚´Д`゚●)ノ゚。

那颗樱花树与你的回忆

烂尾了烂尾了,ooc属于我👋💢💢💢
#题目起名废👋
#文笔非常差
#困死我了
#晋江居然还没过审核!我呀......唉气死了。
#花家五祭第一人称视角!
今天,我偶然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
翻开第一页就是花家大我和我的照片,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东西了。而现在数据化的时代,相册这种东西已经很少见了。
而花家大我,也早就在几年前去世了。使用卡带的人类由于身体受到过度的数据病毒侵蚀后注定活不长久,而花家大我、镜飞彩和宝生永梦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时的我没哭,没笑,没有任何的感情现于言表。
就像当初帕拉德接受了宝生永梦的死亡一样。
就像当初作为bugster的百濑小姬接受了镜飞彩的死亡一样。
就像当初的花家大我接受了我的死亡一样。
我也接受了他的死亡。并且作为永远的记忆埋藏在心里。
这张照片是花家大我在最后送给我的一封信,打开就是这张照片,是我和花家大我在公园散步时西马妮可一边啃着狗粮一边拍的,画面中两人坐在凳子上十指相交,明晃得银白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而照片的背面用漂亮的字体密密麻麻的写着几行小字。“我走的时候,不要难过啊,因为你会变成完全体啊。......只是想想就有些激动,你变成完全体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呢?应该是会变得更好看吧...不过我看不到了,有点遗憾啊。我的人生,大起大落的,一直都是你在陪着我,但是当初的我却那样对你,你到最后还在义无反顾的相信我。我很感激你陪我走过一生,从我的身体诞生出来,又给我带来了那么多快乐的回忆。你啊,真是我这一生中,不可思议的大大的奇迹呢...我喜欢你在做的时候垂着眸子看我的模样,我喜欢你靠在我怀里浅眠的模样,我喜欢你在我熬夜时候送来咖啡时候担心的模样...我喜欢你的一切一切,可是我无法却永久的陪在你身边,所以我希望照片可以代替我这块空缺,一直陪着你。打起精神来吧五祭,新上任的cr医生们,他们也在为游戏病而努力战斗着,我们都看在眼里。所以,你要好好的,绝对不要在做傻事了,没了我,别像个孩子一样啊...”
而现在,作为cr特别批准的bugster,我、poppy、九条贵利矢、檀黎斗和帕拉德还在为人类而与同类战斗着,看着新上任的Snipe,悲伤的感觉油然而生。
是......大我吗?
我举起手中的武器,刚想抬手,一只被紫红色长护腕包裹着的手压了下去,我看到了他主人眼中的无奈和悲凉,而后突然反应过来。
站在哪里的,是新选拔出来的适合者啊......
而我刚才竟然想杀了他。
我到底在想什么?
......
花家大我在死去的时候,连一具尸体都不曾剩下,蓝绿色的数据块从我紧握着的双手中飘出来......就像凋零的花瓣一样。
花家大我死去的季节,恰是樱花盛开的季节。而伴随花家大我和我度过大半人生的那间废弃医院前的樱花也开得让人眼花缭乱。
还记得二十年前那棵树也是这样开的,只不过比现在的矮上几分罢了。而在这个樱花绽放的时节,东京的雨会与樱花下了一街,一街的樱花把整个日子都流淌的芬芬芳芳,夹杂着还未褪去的冷风,就这样刮走了那为数不多的欢快情愫。
但即使是这样,我就站在哪里,任凭雨水冲刷,或者抱膝坐在花家大我的废弃医院的门口台阶下,也不肯离开那片地方半步。
我已经不想再战斗了。
我固执的想,如是花家大我没有作适合手术,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甚至说的上是有些可爱的青年是否会像电视剧男主一样找到漂亮的女主幸福安稳的度过一生呢?可那还会有我的存在吗?我又突然感到了不满。
我常常一个人在东京的夜里出走,走过热闹的都市街头,看着灯红酒绿的世界顽固地寻找着熟悉的身影。我一直相信我是能够找到他的,我跟他约定过的。
我要等他,等他回来。
而东京的长夜对于我来说便是散文化的时光,碳素笔尖下描述生辉着无数个梦;而情至深处,会突然在某一处浮起几句熟悉的寒暄,在耳畔响起,初是几声低沉的细语,飘渺而长远,渐渐的回合成了清晰的字音、语言,且离我愈来愈近,仿佛他就在我身边。
不安分的,鼓动着,想要冲破些什么。
但待我有心凝神细细聆听,却发现身边一片寂静,静的连樱花飘落在桌前的小小的沙沙声都能够耳闻,只是没有了那熟悉的寒暄。
哦,这时得的我,才深深的感到失落和难过,原来那寒暄,不过是源于我脑海中的回忆罢了,或者说,那是我永远也抚不去的幻听了。
而今天的夜晚,也是如此,我已经懒得去在记录写些什么了。
于是我又回到了那棵树下,这才不由得发现,那份暖暖的思念,早已化成了两行浸冷的泪水冰棱般的挂在两腮。
借着月光,我看到了埋葬于樱花树下的秘密的一角,将信件打开,熟悉的字体烙印在上面。“傻瓜,回头。”与字体相匹配的熟悉声音伴随着嗤笑在我后方响起。
“五祭,我回来了。”与三十年前那容貌相重合的脸庞出现在视野里。而我终于可以鼓起勇气,在那最后的梦的结尾画上句号。
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