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阿芸

自我满足也是一种温柔,但仅凭一点点温柔,什么都改变不了。
你只能选择葬送,连同这条虚假的生命一起偿还给我。

送我一枝海棠

cp花妮
文笔极差,接受无能者远离
与原剧和其番外无关
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翻。
#貌似题目和正文没啥关系【快闭嘴】
————————————
1.
西马仁子在离开花家医生诊所的时候头顶的海棠花还在往下飘。
花家大我提着个大大的行李箱重重的往地上一放,发出“嘭”的一声响,就像是前几天春雨迟来时在他们头顶轰响的闷雷。“你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西马仁子狠狠翻了个白眼。“不是我赶你走,”花家要从台阶上下来,他堪堪迈出一步,“你快要高考了!我的天哪你不会觉得紧张吗?!”而西马小姐挑挑眉,嘴角15º标准微笑,“不会。”
花家差点从台阶上一个趔趄翻下来。“……你还真是大言不愧。”
于是黑发小丫头露齿一笑,推着行李箱离开了。
—————————————
2.
花家医生捧着个手机在cr的椅子上坐了至少一个小时在编辑送给西马妮可的送别信。
旁边的宝生永梦和帕拉德都看不下去了。
“你们恋爱中的人类都是这样……矫情吗?”bugster举着泡芙一脸茫然,搜肠刮肚好久都找不到一个正确的词汇来形容现在的花家大我,索性直接把花家大我这种行为归类为“矫情”。“帕拉德……”脱离实习医的宝生永梦一脸尴尬的地捧着杯子,“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这样说出来不太好。
我花家大我不要面子的吗?
没错不要。
俗话说得好,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花家直接闭耳塞听接着跟面前的送别信奋斗。
镜飞彩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对面桌的花家大我正对手机直咬牙。“发生什么了?”
“他在给西马小姐写信。”宝生永梦从帕拉德手里抢走了最后一个泡芙,后者盯着空空的右手直发愣,把头转向宿主,眼睛里的无辜和谴责都快要溢出来了。
镜飞彩坐下,从冰箱里取出蛋糕,切下一角面无表情的吃下去。“你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的,”天才外科医生突然开口,天才放射科医生的面部表情似乎抽搐了一下。“她想怎么走是她自己的事,你不可能去决定她的人生。”
听听,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花家大我想了想,一句话在手机荧屏上反反复复删了又敲,敲了又删,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如果你不想走,来我这里。】
——————————————————
3.
西马就学的高中,升学率极其高,然而一般这样的高中总是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传统。
对此她在询问毕业学姐的时候得到的介绍是:【除了上厕所,永远不要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简单粗暴……毫不矫情。
高考有多艰难,西马妮可常常在前半夜攻读学业后半夜休息的时候徒然被噩梦惊醒,从床上坐起来盯着被子僵着眼睛直到眼眶发酸才发现舌苔都是干的。打开台灯接杯水,一边喝一边翻手机,拇指在花家番号下的拨号键停留了不知道多久,还是没按下去。她掀开被子去翻看辅导书,直至天亮都没有发觉。
嘴里的干燥仍久久不去。
——————————
4.
而当西马妮可举着毕业通知书站在cr总部炫耀的时候,宝生永梦看着她令人膛目的成绩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呛到气管里。
厉害了我的西马妮可。
花家大我坐在椅子上拿着她的早稻田录取通知书看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而目光聚集者西马妮可则满脸骄傲,一脸【老子牛逼不快来膜拜】的样子。
镜飞彩做在旁边一言不发,九条贵利矢的墨镜微微往下滑了滑,poppy笑嘻嘻地抱着妮可。
于是西马妮可推着她的行李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早稻田。
——————————————
5.
花家大我再一次看到西马妮可的时候是在开入学的一个月后,两个人其实网上交流的时间也不少,不过没有再碰面罢了。
而现在他的女朋友正被一个房地产商人指责,满脸油光的男人手下生风,胡萝卜一样的手指舞来舞去,刮起西马妮可额前的一片刘海,而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男人越说越起劲,就快要把手拍到西马妮可脸上的时候后者猛地拍开肥胖的手,一摞资料在男人面前抖得哗啦啦的。
牛了个逼,花家大我看的眼睛都直了。
“我们社团在做调查,我只是例行公事。”坐在长长椅上的妮可靠着花家的肩膀喝着珍珠奶茶。“……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是不符合逻辑。有那个社团敢招收这么剽悍的你?”花家嘲笑一声。
“……很好,”
花家妮可微微一笑,标准的15º,手指掰得咔咔直响,“我看你是皮痒。”
“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直男花家冷汗直冒连连摆手,就差找个角落躲起来缩成一团。
开玩笑,自己女朋友啊,打他怎么敢还手;可这大兄弟下起手脚来没个轻重他才不要后半生残废。
“哼。”妮可把头一偏,花家开始心虚了。
女朋友和我置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最后花家好说歹说妮可消了气,最后他给妮可耳边别了一只不应季的海棠,然后自己的后颈多了一个草莓,花家红着脸把不高的衣领立起来,匆匆忙忙的登上了回到医院的最后一列电车。
【恋爱中的人类绝对是个傻子,嗯】帕拉德在目睹第二天花家上班时跌跌撞撞神志不清甚至差点碰到永梦的举动时更加肯定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