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阿芸

自我满足也是一种温柔,但仅凭一点点温柔,什么都改变不了。
你只能选择葬送,连同这条虚假的生命一起偿还给我。

送我一枝海棠

cp花妮
文笔极差,接受无能者远离
与原剧和其番外无关
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翻。
#貌似题目和正文没啥关系【快闭嘴】
————————————
1.
西马仁子在离开花家医生诊所的时候头顶的海棠花还在往下飘。
花家大我提着个大大的行李箱重重的往地上一放,发出“嘭”的一声响,就像是前几天春雨迟来时在他们头顶轰响的闷雷。“你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西马仁子狠狠翻了个白眼。“不是我赶你走,”花家要从台阶上下来,他堪堪迈出一步,“你快要高考了!我的天哪你不会觉得紧张吗?!”而西马小姐挑挑眉,嘴角15º标准微笑,“不会。”
花家差点从台阶上一个趔趄翻下来。“……你还真是大言不愧。”
于是黑发小丫头露齿一笑,推着行李箱离开了。
—————————————
2.
花家医生捧着个手机在cr的椅子上坐了至少一个小时在编辑送给西马妮可的送别信。
旁边的宝生永梦和帕拉德都看不下去了。
“你们恋爱中的人类都是这样……矫情吗?”bugster举着泡芙一脸茫然,搜肠刮肚好久都找不到一个正确的词汇来形容现在的花家大我,索性直接把花家大我这种行为归类为“矫情”。“帕拉德……”脱离实习医的宝生永梦一脸尴尬的地捧着杯子,“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这样说出来不太好。
我花家大我不要面子的吗?
没错不要。
俗话说得好,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花家直接闭耳塞听接着跟面前的送别信奋斗。
镜飞彩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对面桌的花家大我正对手机直咬牙。“发生什么了?”
“他在给西马小姐写信。”宝生永梦从帕拉德手里抢走了最后一个泡芙,后者盯着空空的右手直发愣,把头转向宿主,眼睛里的无辜和谴责都快要溢出来了。
镜飞彩坐下,从冰箱里取出蛋糕,切下一角面无表情的吃下去。“你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的,”天才外科医生突然开口,天才放射科医生的面部表情似乎抽搐了一下。“她想怎么走是她自己的事,你不可能去决定她的人生。”
听听,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花家大我想了想,一句话在手机荧屏上反反复复删了又敲,敲了又删,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如果你不想走,来我这里。】
——————————————————
3.
西马就学的高中,升学率极其高,然而一般这样的高中总是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传统。
对此她在询问毕业学姐的时候得到的介绍是:【除了上厕所,永远不要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简单粗暴……毫不矫情。
高考有多艰难,西马妮可常常在前半夜攻读学业后半夜休息的时候徒然被噩梦惊醒,从床上坐起来盯着被子僵着眼睛直到眼眶发酸才发现舌苔都是干的。打开台灯接杯水,一边喝一边翻手机,拇指在花家番号下的拨号键停留了不知道多久,还是没按下去。她掀开被子去翻看辅导书,直至天亮都没有发觉。
嘴里的干燥仍久久不去。
——————————
4.
而当西马妮可举着毕业通知书站在cr总部炫耀的时候,宝生永梦看着她令人膛目的成绩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呛到气管里。
厉害了我的西马妮可。
花家大我坐在椅子上拿着她的早稻田录取通知书看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而目光聚集者西马妮可则满脸骄傲,一脸【老子牛逼不快来膜拜】的样子。
镜飞彩做在旁边一言不发,九条贵利矢的墨镜微微往下滑了滑,poppy笑嘻嘻地抱着妮可。
于是西马妮可推着她的行李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早稻田。
——————————————
5.
花家大我再一次看到西马妮可的时候是在开入学的一个月后,两个人其实网上交流的时间也不少,不过没有再碰面罢了。
而现在他的女朋友正被一个房地产商人指责,满脸油光的男人手下生风,胡萝卜一样的手指舞来舞去,刮起西马妮可额前的一片刘海,而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男人越说越起劲,就快要把手拍到西马妮可脸上的时候后者猛地拍开肥胖的手,一摞资料在男人面前抖得哗啦啦的。
牛了个逼,花家大我看的眼睛都直了。
“我们社团在做调查,我只是例行公事。”坐在长长椅上的妮可靠着花家的肩膀喝着珍珠奶茶。“……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是不符合逻辑。有那个社团敢招收这么剽悍的你?”花家嘲笑一声。
“……很好,”
花家妮可微微一笑,标准的15º,手指掰得咔咔直响,“我看你是皮痒。”
“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直男花家冷汗直冒连连摆手,就差找个角落躲起来缩成一团。
开玩笑,自己女朋友啊,打他怎么敢还手;可这大兄弟下起手脚来没个轻重他才不要后半生残废。
“哼。”妮可把头一偏,花家开始心虚了。
女朋友和我置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最后花家好说歹说妮可消了气,最后他给妮可耳边别了一只不应季的海棠,然后自己的后颈多了一个草莓,花家红着脸把不高的衣领立起来,匆匆忙忙的登上了回到医院的最后一列电车。
【恋爱中的人类绝对是个傻子,嗯】帕拉德在目睹第二天花家上班时跌跌撞撞神志不清甚至差点碰到永梦的举动时更加肯定了这句话。

花花花花花......花家大我我老婆!不许抢嗯......不许抢QUQ

到啦QAQ
不惧危险顶着大雨拿快递😋🌸
......结果现在鞋里全是水🌚

其实还想买个切刚结果发现没有货了😂
心在滴血😂😂😂
@吃瘪剛的咸鱼花z
很绝望😭

啊,这个文啊,是我骰输了写的,但是写上瘾了,所以不要在意人设。
文笔差,私设不会太多...
本文主角是男孩子......bugster的身份。
不喜勿进......Σ(っ °Д °;)っ
原文在晋江,标题搜【九十年】就好
文风欢脱,这篇文是番外和算做试读ε٩(๑> ₃ <)۶ з
喜欢的话去我的原文看一看你会发现这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写的_(:Ⅰ」∠)_

花家大我做了无数的梦。
就像是受到了诅咒,很少做梦的花家大我做了无数有关于Sacrifice死去的梦。
奄奄一息的bugster微微睁着双目,满目的绝望和委屈仿佛控诉着自己对他五年来的压榨和欺压。然后再一次的,花家大我无能为力的看着Sacrifice又一次消逝在自己面前。黑红色的数据块伴随着Game Over的冰冷的电子声音不复存在。
“你有良心吗?花家大我?”bugster颤抖着,带着绝望的音色留给他最后一句话。
自己有良心吗?花家大我一次又一次问着自己。于是在内心深处某个地方因失去而疼痛跳着的时候,他终于承认了。花家大我是有良心的,只不过因为自己对bugster的仇恨而单单的对Sacrifice埋藏在内心深处罢了。
所以,内心深处的疼痛是对那个bugster的歉意,是对他的忏悔,是对他的怀念,是对他的感谢......
是对他消逝时自己才顿时醒悟的责备。
他以为他会释怀,Sacrifice的死会让他活得自在痛快一点。但是当他习惯性地,回到家下意识的去寻找熟悉的身影却找不到一丝bugster存在过的痕迹,出门时习惯性的嘱咐“花家五祭记得擦地。”无人的回应,每次熬夜的时候再也闻不到舒心的咖啡味道时,他感到不小的失落。而后他反应过来:[花家大我,别逗了,那个bugster早就死了。别再自欺欺人了,承认你对他的感情吧。]
所以非要等到失去才肯珍惜吗?
都说士为知己者死,那么花家五祭的死,是为了谁呢?花家大我心里自是清楚的。
微弱而卑微的感情在不经意间被放大成巨大的疼痛,竟是这般清晰。内心深处便定是在看不见的地方蜷缩了起来。最后与花家五祭的血色瞳孔一起定格在了花家大我的记忆里。
再一次醒来,身边没有人,花家大我打开灯,翻开看了一半的医学书,打算看一晚上。
自从花家五祭消逝之后,花家大我的地下黑医身份依旧做的坦坦荡荡,甚至有种【老子不赚十亿日元就把医学界炸了的思想】“哦不不不不别闹了开什么玩笑?你知道再这样下去你会怎么样吗??”天才少女N一脸嫌弃的用手被拍了拍花家大我的肩膀。“反正又不会有人在意我,所以不管我干什么也不会被怎样吧...”花家大我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但花家医生还是听从了西马小姐的建议,生活作息慢慢回到正轨。
工作还是要做的,bugster还是要除掉的。但他偶尔会给自己放个假,拉着西马妮可去公园走走,或者是和宝生好好的打一局游戏,甚至一向冷淡无常的花家大我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去福利院看望儿童......
这才不是自甘堕落。
这只是花家大我抱着一丝侥幸的妄想。如果花家五祭的数据还能回来,那么看到这样的我他会不会原谅我。
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花家五祭是会回来,可是那份感情,早已随着最后的终结技粉碎了。
花家大我无意识的开始模仿花家五祭的一举一动,抱起bugster领养的猫,学着花家五祭的动作慢慢的挠了挠猫咪的下巴。不得不说猫毛是种很治愈的东西,在乖巧的猫蹭了蹭自己的手后花家大我沉迷上了猫这种生物。但是他终究不是花家五祭,花家大我慢慢习惯的是每天在给猫喂食的时候蹲在旁边细细的观察。
猫随主子,这话的确不假。猫在看了看花家大我,又看了看自己的猫粮,慢慢的抬起小小的爪子将食盆推向花家大我。“我可不是猫啊......”花家大我揉了揉猫咪的脑袋,将食盆推回猫的前方。猫在歪了歪头之后默默低头啃起了猫粮。花家大我在蹲的觉得脚麻了之后才起身离开。
花家大我也学会了在中午的时候好好的休息,他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把帘子拉上,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事慢慢入睡。然后在两个小时之后准时起床。然后在随意的一天之中的下午找个时间把满地的猫毛扫一扫,把垃圾倒掉,把房间收拾一下,甚至比bugster在时收拾的都要认真。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又像一切都在不断的改变。
于是等到一切都处理完之后,他会在吃完晚饭之后坐在椅子上抱起猫继续撸。于是在猫终于受不了花家医生的蹂躏之后扯着嗓子喵喵叫着跑向西马妮可之后花家大我悄悄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愣神。而bugster的房门从他离开的那一刻从未被打开,不知是否已经落了灰。
然而这样的生活持续还不到半个月,就被西马妮可吐槽到自己活像个退了修的老头子。“噗,这样的生活不是你提出来的吗?西马小姐?”花家大我反唇相讥。
好像现在所度过的一切都是只属于他和花家五祭告别的仪式一样,用一种平淡和现实告别往日的记忆......
和快乐。
星河浩瀚,而花家五祭或许像繁星一样到了他无法触及的地方。
没有为什么,如果非要说。
因为他是花家五祭。
在又过了半个月之后,花家大我努力的逼迫着自己忘掉花家五祭,强迫自己回到没有那个bugster时的孤单。
他做到了,在过了半个月之后他送走了最后一份与花家五祭的记忆。
像是合上了一本陈年的日记。
花家大我知道,那本日记,他仍对里面的内容心知肚明。
没有翻开,是因为他不敢看。他害怕自己内心的自责会更深。
害怕自己会掉进悔恨的深渊,然后从此再也上不来了。
他在整理花家五祭的遗物时翻到了一本烫金的红色手帐,他下定决心般的挑开封面,映入眼帘的是用胶带完完整整的贴在白色纸上的,花家五祭和自己的照片。花家五祭对着镜头笑得灿烂,与身旁满脸嫌弃的自己格格不入。
那份记忆再一次被挑起。
花家大我忽然很难过,不是对bugster的怜悯,而是一种不知名的感情推动着,将往事和bugster最后留给他的那些苦涩的记忆都涌入了花家大我的心房。他往后翻,看到的都是花家五祭的日常点滴,里面一点难过的情感都没有透露出来,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事能将他变得软弱。
可越是这样,花家大我的内心越发自责。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花家五祭会是这样的让人心疼,他放下手中的日记。在不知过了多久后,蹲在地上,无端而来的难过化成泪水从指缝间挤出,他在无声的哭泣,又像是在软弱的发泄。
花家大我怎么了。
花家大我被笔记本的火红色灼伤了心脏。
就像是走马灯一般,他看到了花家五祭所有的记忆。从花家五祭自己体内分裂出来时自己对他的冷眼相待;再到花家五祭为了留在他身旁而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直到最后,他亲自感受到来自于花家五祭,那个从自己体内分裂出来的bugster的,最后的感情。
是痛苦的,绝望的,怨恨的......以及无奈的。
那个可怜的bugster明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类,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花家大我却在Sacrifice在黑暗中苦苦挣扎只为能留在他身旁的时候......
再一次将他打回绝望的深渊。
在那之后他又做了一个梦,当他再一次见到花家五祭的时候,有着好看的银白色长发bugster却站在檀黎斗的身旁。红色瞳孔还在,只不过正常的眼白变成了漆黑。看上去很吓人。
自己对着他如同怒吼般的咆哮,问他为什么会放弃自己的良知,而bugster往前化成数据飘到自己面前,笑笑,对他说道:“别那么惊讶嘛?花家医生,说得好像你还有良知一样。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Sacrifice,我回来报仇了,花家大我。”
于是梦再一次醒了,花家大我猛地坐起身来,额头上满是汗水,顺着脸颊旁的泪水拧成一股,流了到锁骨。
内心是火烧火燎被灼蚀的痛,花家大我的双手颤抖着抓住了自己靠近心脏部位的衣物。
“醒了?”花家五祭看着身边坐起身来的花家大我,微微抬起身子抱了抱花家大我,刚想起身又被按了回去。“让我抱一会......”“又做梦了?”“啊......是啊。”“嘛......抱得太紧了。我快要game over了。”bugster拍了拍他的肩膀。
花家大我的泪水却无法停止,他的双手用力的掐着bugster的肩膀。“你在怕什么,花家大我。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完好无损的在你身旁啊。”bugster努力的平息着自己和花家大我的情绪。
他们是一体的,他可以感受到花家大我的情绪。那是如潮水般的难过和绝望,让bugster也措不及防。花家大我喘息着,放开了bugster的肩膀。“那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怎么样?”“.......”
梦归梦,苦难总是会过去的。